• 注册
  • 资料室 资料室 关注:5 内容:7

    庵野秀明与宫崎骏的故事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  • 资料室
    • 大版主
      VIP
      代理站长

      庵野秀明与宫崎骏的故事

      转载于B站

      师徒对决

      1997年夏宫崎骏VS庵野秀明 

      了解庵野秀明背景的人都知道,庵野秀明当初心怀壮志上京立志投身动画事业,就是在宫崎骏大师手下当一个小小的原画在《风之谷》里画巨神兵。多年过去,当1997年夏天到来时,当年的大师仍旧是大师,他以一部《幽灵公主》震撼世界;而当年的小弟已经成为了“教主”,他的《The end of Evangelion》让无数人为之疯狂。《幽灵公主》《EVA》在那一年可以说是最吸引人注意的两部剧场动画大作。而《幽灵公主》更是构思长达16年,制作耗时3年的呕心沥血之作。宫崎骏当时称这部作品为自己收宫之作,尽管后来一再食言,但也可以看出《幽灵公主》的意义所在。相对而言,庵野秀明的“迅速走红”,让这对昔日的师徒或者说昔日的老板和打工仔,忽然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。 

      应该说《幽灵公主》最终成为了一部很难评判好坏的异色作品,直接原因就是来自和《新世纪福音战士》的正面对决。(应该也有被自己的弟子说三道四的怒气影响到吧。)以此为契机,宫崎骏竭尽全力制作,再加上吉普力本来就有打算往国际上发展,于是《幽灵公主》一下子使宫崎骏享誉世界。 

      到底宫崎骏和庵野秀明如何看待对方,如何评价彼此?相信这也是许多人心中的疑问。本文将针对1997年夏天《幽灵公主》和《EVA》剧场版同时出现的状况,将当时宫崎骏和庵野监督的发言总结起来,从中试图找到两人间到底是“文人相轻”,还是“既生秀明何生骏”? 

      早在1996年8月号的《delabeppin》上,就曾刊登过一篇评论宫崎骏与庵野秀明的文章“EVA都市怪谈”。该文认为,既然庵野秀明反复提到着《EVA》是一部描绘了自己内心世界的作品,即:庵野秀明的现实世界=动画界=EVA的世界。作者也是个普通人,一般来说,出于将自己的内心极度精确表达出来的动机来创作是最自然的事情。如果试着解读一下,其实可以发现人类补完计划似乎也有现实的对照。将真治当作庵野秀明的话,那么碇元度司令就是宫崎骏的化身。而一直站在宫崎元度的右后方的人就是高佃勋监督,他一直在辅佐着宫崎司令。高佃监督和宫崎监督为了制作理想的动画,经历了从60年代的东映动画(=旧东京市),至70年代的日本动画和telecom-anime等许多工作室(=第二新东京市)。而吉卜力工作室对他们来说,则相当于他们俩人的乌托邦=第三新东映动画。 

      在1983年时,年轻的庵野秀明在TV版《超时空要塞Macross》中以异常的投入热情用心地画出了飞船的细节,让他受到了许多业内长辈的关注,之后他被宫崎骏招去作《风之谷》的原画。而当时庵野秀明和“宫崎老师”的相遇,基本可以用《EVA》第一话里的父子相见一幕来套用: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      宫崎骏:“这个镜头你来画!”

      庵野秀明:“我来画?怎么可能……我画不了!我怎么可能画得出巨神兵呢!!”

      宫崎骏:“你要画就快画,不画就回去!” 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  结果,庵野秀明为了完成原画,不得不加班到最后。在空无一人的工作室里孤独的画巨神兵。宫崎骏给庵野秀明带来的前途可能性,不过是让他成为一部作画机器罢了。 

      那时的庵野秀明,心里想的整天都是“继续画动画的意义”。真治自问的“为什么我要驾驶EVA?”和庵野监督的“为什么我要成为一个作画机器?”“为什么我要做动画?”的疑问其实是可以重合的。这恐怕也是现在每一个有饭吃的动画作画者们共通的最大苦恼。而Seele的老人们,自然就是影射着在动画业上投钱希望能大捞一笔的投资人。而宫崎骏一边装成服从他们的样子,一边在暗地里进行着人类补完计划,不时还获得一些成果。所谓使徒,就是把人们从真善美引向堕落的邪恶的存在,在宫崎司令的心中,那就是“不好的动画”的代名词。使徒每次会改变姿态,用各种奇妙的战术来袭。有时候是宇宙战舰,有时候是MOBILE SUIT。有些时候又是萝莉美少女。而特务机关吉卜力艰巨的任务,自然是让年轻的动画人搭乘作画机来把这些人民的敌人彻底歼灭……你能想象庵野监督被上面这样的动画界所束缚吗?

      相遇

      先来看一段访谈,是谈到庵野秀明第一次为宫崎骏打工的经过。刊登在1984年剧场版的资料集《ROMAN ALBUM》中,1996年在摘自《スキゾ·エヴァンゲリオン》(喜欢Evangelion)上刊登了一部分。 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      记者:庵野先生参与《风之谷》制作的契机是什么呢? 

      庵野:我本人就是宫崎先生的FAN,所以无论如何都想参加《风之谷》的制作,《MARCROSS》的演出(副监督)高山(文彦)先生以前在制作组里呆过,于是把我介绍给了同样是画动画的酒井先生,然后我参加了甄选,看了工作室的原画和DAICON的录像带,他们便采用我了。 

      记者:听说庵野先生您当时被指派画巨神兵的场景? 

      庵野:是啊,其实最初给我看的是下半部里开头空中战斗的分镜,问我“要不要做这段?”后来就变成因为巨神兵谁都不愿意画,就问我要不要挑战看看。当时觉得如果这个能画好的话以后就什么都不怕了(笑)。因为宫崎先生的表现手法很高明,所以听的时候觉得一定是个有趣的场面,他先在草纸上画大致的造型给我看,然后告诉我“巨神兵要一边融化一边慢慢的移动,然后到处都有像烟雾一样的蒸汽喷出来,然后嘴里要吐两次光线!还要有爆炸!!”怎么样?听起来很有趣吧,实际上一画才知道“竟、竟然是这么难画的场景吗!” (笑) 

      记者:那你大概画了几套镜头? 

      庵野:我记得应该一共有35套吧,最后巨神兵出现的场景,还有在《风之谷》的城堡里成长了的巨神兵和克罗多瓦说话的场景。 

      记者:那时巨神兵的设定已经出来了吗? 

      庵野:没有,那时只有基本的草图,最后基本上就是我设计的,不过因为我画人物完全不行,那些都是拼命拜托宫崎先生画的(笑)。虽然当时很辛苦,不过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和宫崎先生一起工作。不过因为我帮不上什么忙……说不定宫崎先生会说“行了你卷铺盖走路吧”之类的呢(笑) 

      以上摘自ROMAN ALBUM《风之谷》 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      对于宫崎骏来说,庵野秀明的自告奋勇正是好时机,因为没人愿意画巨神兵。正想着这么麻烦的工作要给谁来做呢,就刚好来了个年轻的新人。 

      记者:因为这个场景可是最华丽的高潮,是很重要的场景啊。 

      庵野:是啊,我当时还想,亏你想的出找我这么一个新人画。之后再问认识宫崎先生的人的时候,大家的反应大多是:“真敢找你画啊!”或者“竟然让一个从没动画制作经验的人,宫先生是不会这样做的!”一类的。那时他们真的是很缺人手吧,也没有时问,而且我当时也是运气比较好。” 

      记者:结果留下了不少传说吧?比如宫崎监督很喜欢叫人重画一类的。 

      庵野:唉……这个,因为我当时真的没想到自己那么不会画人物(笑) 

      记者:是画不好巨神兵旁边的库夏娜吗? 

      庵野:不,其实我根本就不会画人物。因为那时主攻的是机械和特效。宫崎先生也一定没想到,世界上竟然有人能画精密的机械但是完全不会画人物吧。一开始他看我努力画人物的时候,会说“你好像不太会画人物呢……”后来就渐渐变成了“你画人物画的真烂。”“你根本不会画人啊!”“别画了!用单线条的代替吧!”“你这个缺练的!”(笑) 

      庵野:最后巨神兵和战车的爆炸之类的全部由我画,只有人物的地方空出来,用线条圆圈表示一下,然后宫崎先生找了第二原画来画……好像说的我很有架子似的……身为一个新人还找别人擦屁股还真是傲的可以呢(笑)其实本来我是打算画给他看的,结果中途被骂了一顿就搁置了,不过是因为我又笨又骄傲的地方比较有个性吧,因为这件事情我们就渐渐熟悉起来。

      记者:那么你觉得宫崎先生是什么样的人呢? 

      庵野:当然是很厉害的人啦,是我的第二老师嘛。 

      记者:哪里比较厉害呢? 

      庵野:当然是所有地方都很厉害啦,宫崎先生真的是个了不起的人。作为动画制作人,他是个天才,无论是速度,想法还是技巧都是超群的。而且他的思想也真的很值得学习。 

      记者:思想值得学习? 

      庵野:比如从他制作一部作品时的想法、构思,到他那些技术性的实践都很有学习价值,我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 

      记者:你有没有什么被宫崎骏指点过,至今依然深深记得的话吗? 

      庵野:我记得……好像是那个谁的一句话吧?想要作成一件事需要的三个条件,那就是——年轻,贫穷和无名。他当时说只要拥有这三个条件就能成功,在我制作《王立宇宙军》的时候,他是这样鼓励我的,说年轻人能作成这样实在很不错。 

      以上摘自《スキゾ·エヴァンゲリオン》(喜欢Evangelion)和《パラノ·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》(妄想症·新世纪福音战士) 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  大版主
      VIP
      代理站长

      鄙视!宫崎骏的逆袭

      《EVA》的忽然大红大紫,再加上之前的“弃徒”庵野秀明对自己的恶毒讽刺,使得宫崎骏的《幽灵公主》推出后两人之间出现了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。在《Newtype MK2》里的《EVA》特辑中,采访人员在和宫崎骏谈话的时候,完全没有提到《EVA》,只说了《幽灵公主》相关的内容。在《derabeppin》的特辑中,宫崎骏被问及《EVA》的时候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“我没看”而已。而以下的几段就是他在极少的情况下,明确批评《EVA》的摘录:

      宫崎:我有的时候是很想惩罚做错了事的人,我是不是希望自己成为神呢——不过我也觉得这样想的人似乎有点问题。但是《EVA》的主题就是典型的这样想,除了自己熟悉的人以外全部排斥,希望其他人不存在,所以视而不见,虽然这种要素在每个人心中都会有……时代在进步,把人的阴暗面带来的影响扩大化作成电影,我以为是最糟糕的做法。作品应该让一般的人,连迟钝的人都能够找到代入点。而且还应该在故事里讲出人到底应该做什么,不然不会成为什么好作品的。这就是我和庵野的不同之处吧,不知道是因为我上了年纪,还是因为生活的年代不同呢。

      记者:其实庵野先生也还没做完整个故事吧?虽然现在觉得差距很大。

      宫崎:其实我觉得他是古典的保守派啦(笑),而且他有的时候还会勉强自己(笑)我知道他讨厌画那种大家挤在一起的场面,又麻烦,看起来又不抢眼。但是其实那样画的时候,就会无意识的注重起人性美好的那一部分来。所以这次,我也描绘了一些人性中阴暗的地方,当然也会描写一些好的地方。毕竟人也不光都是些好人,而且再聪明的人也有他愚蠢的地方,如果不把这些都注意到的话,那就不像是“人”的群体了不是吗。”

      记者:怎么样呢?自己的弟子,庵野秀明的作品《EVA》,在宫崎先生眼里是什么感觉呢?

      宫崎:唉……我连三分钟都没看完,实在是不想看下去。

      记者:觉得没意思吗?

      宫崎:我恐怕是……已经不再需要那种东西了,一开始看到分镜表的时候,我还在想“这小子开始做大事了啊”(笑)在听到“使徒”这个词的时候,也觉得实在是不错的切入点啊……虽然一开始那样觉得,不过算了,还好已经完了。

      记者:但是从官方主页上看,似乎写着“庵野的电影也要分成2部吗?真是可怜”一类的……

      宫崎:关于这件事情我已经直接问过他了,在TV版播出的时候,他可没吃到什么好果子。所以他当时真的很伤脑筋,还说“干脆撂挑子吧”一类的话。因为当时他说真的不想做下去了,所以我说“那你就不要做电影啊!”其实我以前也有过类似江郎才尽的体验,所以能明白他的处境。人的才思枯竭了,却要因为商业上的理由必须制作续作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。所以如果以后真的想继续制作出什么作品的话,还不如现在暂时逃避一下比较利于自己的发展。如果被自己的作品绑手绑脚,到头来只能成为某些自己都不能忍受的老头子的奴隶罢了。他们整天说着什么“托您的福这次的录像带卖出了几万部”……就因为这些烂人天天在经济专栏上露面,日本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我们的作品卖了多少又有什么关系,经济报道应该有的是可以登的内容吧!”

      记者:那么您没有看《新世纪Evangelion》,吗?

      宫崎:我不是说了吗,只看了3分钟,然后就想,还是算了。

      记者:所以您听了庵野先生的抱怨之后,劝他不要做了吗?

      宫崎:当然说了啊,作为中肯的意见,因为庵野跟我说了他当时的状况嘛。他当时在桌子旁边铺了一套被褥,然后在那边钻出钻进钻出钻进,既然是庵野,一定也没有洗澡了(笑)其实他这些小毛病这些我都很了解啦,更担心的是我知道他心里其实很想做剧场版,在那种情况下继续做的话,会被自己的作品所束缚而无法发挥的。像《宇宙战舰大和号》和《高达》这类作品,如果创作者因为之前的成功而被钱眼套住了,那做出来的作品就会很糟糕。所以这种情况,最好把自己的作品踢到一边去,眼不见心不烦,然后去做些其他事情比较好。反正他也是靠这个赚钱的,还不如靠这个钱让自己消失一段日子,放松一下会来得比较好。我对他说了我的建议,结果他反驳我说他背负着工作人员的命运,我告诉他“工作人员不会注意到您实际的情况,不要管他们去休息一下吧”当时说了好多这样的废话啊……

      编者注:(宫崎骏在这次采访里,说只看了3分钟的《EVA》。但是在其他资料里,他也曾经说过“我没有看过”。而且实际上从其他资料来推理,他应该是看了最终回以后立刻打电话给庵野秀明,让他总之好好休息一下。)

      回复
      大版主
      VIP
      代理站长

      对决!《幽灵公主》VS《EoE》

      1997年夏天,《幽灵公主》和《THE END OF EVANGELION》(简称《EoE》)公映,师徒的对决也达到了白热化。由于《幽灵公主》所展现出来的大气,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宫崎骏的引退宣告和封笔之作。更有人认为这是为了和《EVA》斗气(确切的说应该是和徒弟斗气)而导致的结果。不过只从结果来看,宫崎骏再度证明了蛰伏多年吉卜力仍旧是一个强大的帝国,而且创造了日本电影的最高记录。另一方面,《EVA》在《EoE》之后宣告完结,使这场大流行迅速的退热了。

      编者注:(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如今《地海传说》一片恶评,庵野秀明反倒又借大月俊伦的东风再度席卷而来)

      下面的对谈曾经在日本电视台上播放,地点则是相当夸张的——撒哈拉沙漠。

      宫崎:我想庵野应该不会简单透露他下一步想要做什么吧?因为庵野的最大优点,就是会老老实实的埋头苦干。

      庵野:是吗……(笑)

      宫崎:从你做了《EoE》这种直接的电影就能看出来了啊,电影老老实买的证明了EVA里原本就什么都没有。

      庵野:是啊,我就是傻老实人。(编者注:当听到这句话时,庵野秀明的表情很耐人寻味)

      宫崎:这个作品让我知道了妄想的社会是什么样子的,真不想看到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个样子。总之,庵野能凭借《EVA》成功还是件好事,这样工作机会和曝光率都会大幅提升了。以后就希望你能早点从《EVA》的光环里走出来,不然说不定10年,20年后,还会有人说你是“那个做了EVA的庵野先生”,那可就麻烦了啊。(编者注:不愧是宫崎骏,他的预言现在看来无比正确)

      庵野:说的也是啊。

      宫崎:所以我觉得,以后你还是不要再从《EVA》里挖掘价值了,这样对你不是好事。

      庵野:这点您就放心吧,这边我已经都打理好了,接下来我打算专心做少女漫画题材(《他和她的故事》)呢。(笑)

      宫崎:那就是和我走一样的路线了?

      庵野:就是啊,后来我才发现,真是不爽啊。

      宫崎:没啥搞头啊。

      庵野:就是啊。

      宫崎:你那部真人电影(LOVE & POP),是专门为了摆脱《EVA》的晦气才拍的吗?

      庵野:老实说其实就是这个意思。(笑)

      宫崎:如果你再这样围着《EVA》不放,那样到以后你还是会被人当成“那个做《EVA》的庵野先生”,所以要是能认识到这种危机,做点其他的作品确实是个符合你庵野作风的调整方法。对于你来说,本来出发点不是动画,而是特摄片《奥特曼》吧?因为你本来就是与其相信现实来,更愿意相信显像管中世界的那一种人嘛。

      庵野:从小学到中学那段时间确实是这样……

      宫崎:所以你看,那以后你就挣脱不出来了吧?不是说你想挣脱还是不想挣脱的问题,而是你身上现在就体现着这个世界上最严重的心理问题。

      庵野:就因为很难挣脱出来,所以为了挣脱出来,我正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啊。

      宫崎:你真的有在往这方面努力吗?

      庵野:当然了,总之有努力。

      宫崎:是吗?这是好事,加油吧。

      庵野:虽然很难做到,不过老实说,现在二次元的世界对我来说,呆的也不是那么舒服了。总觉得有点拖泥带水的感觉,不好受啊。现在觉得对动画业有点烦,是因为我心里还有那个世界的存在(编者注:大概是说二次元世界或是脱离现实的世界)。总觉得有点说不出的不舒服,觉得很不真实。这是什么感觉的……很难总结出来。

      宫崎:有时候只注重些太意识的题材,会让人觉得不舒服,押井先生也遇到过同样的状况,但是他加进了狗,这样就取得了平衡。

      庵野:我也这么觉得,我就是还缺乏这种找到平衡的方法,所以我还不行啊。

      宫崎:可你就是吃这碗饭的啊。

      庵野:我没办法推倒重来了,我就是走死这条路了。

      宫崎: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,那就是陷得太深了,还想着也许会有某个时刻能想明白呢。

      庵野:所以才会有《EVA》的那种结局。

      宫崎:用这种方式啊。

      庵野:是啊,因为曾经破灭过一次,那就是给我的答案了吧。能够回到现实中来我觉得很欣慰啊。(笑)

      宫崎:想逃离的话需要相当的觉悟哦。

      庵野:没错。

      宫崎:不过只要掌握了逃脱的方法,那么还是能成功的。最重要的还是自己死抱着不放。

      庵野:这种觉悟我已经有了,总之就是想“咚”的一下丢掉大包袱,现在觉得怎样都无所谓了。

      宫崎:那么你下次一定会成功的,只要不再被这个枷锁束缚就可以。

      编者注:(这段对话,是对于庵野秀明心理的很好说明,大家可以结合之前的“空白的容器”一文来理解。)

      回复
      大版主
      VIP
      代理站长

      预言!宫崎骏和庵野秀明的今天

      在那之后,庵野秀明也的确如他对昔日的师傅所说的,离开了动画界,也放下了让他一夜成名的《EVA》,开始投身实写电影。面对老师傅宫崎骏的批评,他的选择是“逃避”,就像《EVA》里那个一边嚷嚷着“不能逃”却不得不从此开始新生活的真治一样。其实,宫崎骏和庵野秀明之间的种种恩怨,倒是像极了作品中的碇元度与碇真治两父子。

      另外在庵野监督的眼里,《千与千寻的神隐》是部好作品。和《幽灵公主》不同,庵野认为《千寻》是一部能让人放松欣赏的作品,对比他之前说过的《幽灵公主》里隐含的那种剑拔弩张的异常气氛让他“看得很紧张”,如果不是听者有心,那么也可以说《幽灵公主》中的这些气氛,是宫崎骏为了同自己昔日的徒弟对着干的结果。当然,《千寻》让宫崎骏获得奥斯卡奖,一举成为了世界级名人。到了2001年,宫崎骏老先生又可以谈论下庵野秀明了——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  宫崎:庵野他啊~怎么说呢,他也在烦恼吧。总在自我意识里刨根问底也没用啊,只能变得像蜗牛一样被壳禁锢住不知所措而已。明明知道这样做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在等着他,可是还是会陷进去。不过嘛,在他做《式日》之前,听说他还要在这个题材上做一部动面。虽然我也和他谈了几次,但庵野的想法很坚决,要么再接着做一个《EVA》,要不就让自己就死在这上头。那时正好是在他39岁的时候。(编者注:不知当年庵野想做什么样的表现自我的片子呢?真希望能知道他的想法。到了现在,新EVA剧场版的企划说明庵野的想法是改变了,不再是当年那个处于自我世界的反复询问的烦恼Otaku了)

      回复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
      WordPress后台-外观-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
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